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明明听到他在大声地叫着自已,可是,她却一点反应的能力也没有了。

    只是闭着眼,任意识沉入那暗无天日的世界里,好痛苦,好累,好想好好睡一睡……

    撑不下去,乐向晚最后还是倒下了。

    那一觉,说是睡到天昏地暗也不为过,她明明意识还算是清醒,可是却怎么也睁不开双眼。

    也曾听到他的声音,也曾听到妈妈的哭声,可是,她的身体不听使唤了。

    因为,只要一醒来要又要面对那一切残酷的真相,因为,只要一睁眼,她就会听到他对自已不停地说着对不起三个字。

    她不要听啊!

    为什么要一直一直说?

    就算他真的对不起自已,她也不想听啊!

    不敢面对这样残酷的现实,所在躲在那黑暗的世界里不肯醒来,她只是想睡一觉,好好睡一觉而已……

    ------

    谁也没想到事情最后会变成这样。

    傅深行抱着乐向晚一路冲进急诊,几乎是红着眼睛将还在给别人看诊的医生拖了过去。

    医生帮乐向晚检查的时候,他却只懊恼地站在一边看着,只是看着……

    “你做的好事,都是你做的好事。”

    那时,乐妈妈哭得上气不接下气,却还是在不停地打着傅深行:“要是晚晚有什么三长两短,我这辈子做鬼也不会放过你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他涩涩一笑,嗓子都哑了一般:“要是晚晚有什么三长两短,不用您不放过我,我自已也不会放过我自已。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你现在说这些,我就会同情你吗?”

    “不用您同情,我也不值得同情,是我太自负,才让事情走到了今天这一步,我……有错,我承认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他懊悔的话语,看着他确实因痛苦而满是泛着血丝的眼,那时,乐妈妈就算心里有再多再多的恨意,竟也怎么都说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只是不停地哭着:“你还我女儿,还我女儿……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不要说这句话,他不想听,因为仿佛她已经不在人世了一般。

    她不会有事的,不会有事的……

    不停地安慰着自已,只是默默无声间,傅深行的眼神也越来越痛苦。由着乐妈妈一直怪着他,怨着他,仿佛这样就能减轻一下心里的重担似的。

    可是,可是……

    心很痛,但更多的是后悔。

    他以为经过了那么些事情后,他一定能比以前处理得更好的,可是……

    他还是搞砸了!

    无法原谅自已,他一直一直守在她身边,直到乐向晚隐隐隐有了转醒的迹象,他却害怕地闪到了一边……

    之后,竟偷偷地藏起来给冷靳寒打了个电话:“兄弟,帮我一个忙好吗?”

    “不帮。”

    接到他电话的时候冷靳寒正在收拾行李,他们一家三口来京城也只是看看宫竹和孩子,现在看到了,也是时候该回家了。

    毕竟,华都那边也还有大把的事情等着他来做,所以,哪来闲功夫帮这货?

 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