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冷翊镡一看,傻眼了,什么情况来着,这里面的一对还不知道什么情况,外面这一对看起来又狼烟四起了。

    不过,他虽是个最懂得怜香惜玉的主,但今儿个这件事,他站傅哲昕。

    所以,离开前他也忍无可忍地说了一句:“二少奶奶,你真的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?”

    “冷翊镡,你也觉得我不对?”

    女人就是这样……

    听到贺晨溪所说,冷翊镡当时脑子里就冒出了这么一句,所以说他才怕麻烦地从来不交女友,只找*。

    不过,贺晨溪之于他毕竟算是朋友,他虽不能算是傅哲昕一边的人,但整个傅家二房,傅哲昕确实算是比较正直的那一类的。

    所以现在他看着贺晨溪所说的这些话,就会有种她在欺负老实人的感觉。

    冷翊镡不是圣人,但也看不得贺晨溪在作死的路上一走到底。

    所以,做为朋友,他还是选择了实话实说:“我还能觉得你对不成?新闻闹那么大,二少一句怨言也没有,见到小老板后也一直在帮你说话,说你肯定不知道有人在偷拍,可你看看你现在干的叫什么事儿?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冷翊镡直言:“你难道真的打算放弃二少,改追我们小老板了么?”

    猛地被说穿心事,贺晨溪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:“什么呀?我怎么可能放弃哲昕?”

    “那新闻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什么新闻啊?我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冷翊镡这时也不高兴了:“不是吧!事情闹这么大你还不知道呢?”

    “到底怎么回事儿?”

    “自己看新闻,我也懒得说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,冷翊镡也极为失望地转身走了,被留下的贺晨溪尴尬地站在原地呆了好一会儿,这才赶紧拿出手机看新闻。

    不看还好,一看之下,她的脸色也彻底变了……

    昨晚,她和大哥分别被偷拍了,还传出了绯闻?

    怪不得刚才哲昕的表情那么差,怪不得冷翊镡要跟自己说刚才那样一番话,可是,如果她现在走了,乐向晚的孩子……

    犹豫不绝,她还是勇敢地敲响了乐向晚家的门。

    傅深行过来开门时表情很冷,说话的态度,更冷:“哲昕呢?”

    “他,先走了!”

    “那你为什么还在这里?”

    如此直接……

    贺晨溪的脸色微变,但很快就镇定下来:“我担心向晚……”

    “贺晨溪,我应该和你说得很清楚了,我和晚晚之间的事,不希望你插手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她毕竟找我拿了我给的药,我对她有责任……”

    贺晨溪本是想说,她是真的医者仁心不放心乐向晚,可这时,傅深行却冷不丁打断她。

    还说:“所以,没有下一次了,如果你再给她这样的药,无论是什么理由,别怪我不顾多年青梅情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……”

    他转身,她却伸手紧紧扯着他。

    不着痕迹地拂下她的手,傅深行没有回头,只淡漠地:“去找哲昕吧!如果你不想彻底失去他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被拒绝了!

 &n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