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到底,还是拗不过这个男人。

    所以,他想留下来就还是留了下来,他说要做饭给她吃就还是做了出来,当乐向晚被迫坐到桌前吃他做的晚餐,看着餐上晕素搭配的三个菜,她的眼前,忽而又浮上了一层雾。

    不是什么特别的好菜,都是些很家常的,很清淡的……

    但,食材都是自己最爱的!

    从小到大,会这么紧着自己顾着自己的人,除了外婆,再没有第二个。

    这样,真的不是对她好?

    大约,真的是因为小时候吃的苦太多,所以现在她真的经不起别人对她好,只是这样,就只是这样,她的心就又化了。

    明明都决定好了要和他彻底做个了断的啊!

    为什么现在自己又动摇?

    很讨厌这么没有原则的自己,但乐向晚自己也拿自己没有办法……

    好想他干脆就对自己更坏一点,这样,她就有理由一直恨他,一直怨他,这样她就有机会对他彻底死心。

    可他为什么总是要这样来动摇自己……

    乐向晚吃不下,对着那三个菜就哭了起来,这一次,她哭得很伤心,很伤心:“为什么?你为什么总是这样?”

    “理由我不是已经说过了么?我想对你好,也想让你知道,这一次,我真的想要对你好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,你搞错对象了,你应该这般对待的人,可不是堂妹。”

    “晚晚,其实你……”不是我堂妹。

    差一点就说出来,这时冷翊镡的电话却来了,傅深行本不想接,但这几天公司的情况有点复杂,不是重要的事情冷翊镡也不会随便打给他。

    很快划开接听,只是才听了一句,他整个人都站了起来……

    那句话,最终还是没有说出来……

    傅深行放下电话便冷了脸,只对乐向晚说了一句他得回公司便急急忙忙地走了,乐向晚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,可他走后,她心里却一直很不安。

    总觉得他那脸色,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事,很想问问是什么,但又不敢给冷翊镡打电话,正忐忑间,门铃声又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回来了?

    不,不可能,他是有钥匙的。

    如果回来了直接开门就可了,想到这里,乐向晚起身走到门口,透过猫眼朝外一看,在开门和不开门之间,乐向晚只犹豫了三秒,便痛快地打开了门。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知道我住在这儿?”

    开口,乐向晚语气并不算好,事实上,她也实在对贺晨溪没有什么好印象,所以防着她的心理还是有的。

    只是,这个女人虽然不招她喜欢,但印象中应该是个很高傲的人,会这么找到自己一定有事情。

    乐向晚想知道她的来意,才会给她开了这个门,只是,就算是这样,她也实在没什么好口气给她。对她表现出来的明显敌意,贺晨溪并不意外,这时,她脸上浮过一丝得体的笑,还很温和地问:“我能进去吗?”

    见她避而不答自己的问题,乐向晚直接又问:“大哥告诉你的?”

    闻声,贺晨溪的面部表情明显一僵,可很快就恢复了自如,然后,她笑:“既然知道,又何必再问?”

    并不是傅深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