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除了妥协,傅崇河没有任何的办法!

    但,还是很生气,还是气得全身都颤抖,只是,纵然他说了‘你敢’,可换来的,也只是儿子更为冰冷的语气:“这世上,还真没有什么事情是我不敢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,你……”

    傅崇河又气倒了,傅可可这时扑了上来:“爸,爸您怎么样?不要生气了,冷静点……还有哥,哥你不要说了,你要带向晚走就快点走,不要再气爸了。”

    闻声,傅深行没有再说话,只是一转身便进了手术室,而后,直接抱起已药物麻醉过的乐向晚,大踏步离开了医院……

    失控了!

    终于失控了!

    他还以为,自己可以再隐忍一些的,可惜,他可以在任何人的面前都保持镇定自若的笑容,唯有乐向晚……

    这是他的死穴,谁碰谁就死,哪怕,那个人是自己的父亲。

    不是没有妥协过的,甚至真的想要放手这丫头,可是,可是,可是……

    如何放得下?

    抱着她,一路走到自己的车驾,把人放到副驾后他却迟迟没有开车。静坐在那里,侧头看着座位上就算是打了麻药却仍旧满面泪痕的小女人。

    那时,傅深行心里最冰最冷最硬的地方,全都碎裂了。

    曾以为,这辈子都不可能会有人能如此悍动自己的心,直到今天,他终于尝到了那种滋味。

    她,还有孩子!

    是因为她有了自己的孩子,所以他才会这么珍惜?

    不,不是这样的,是因为孩子是她所孕育的,是他和她的孩子,所以,他才想要珍惜这个孩子。

    而且现在,他也在心里期待,她能给自己发那样的短信,是不是代表着,她也想要这个孩子呢?

    只是这么一想,心里就热热的……

    那时,傅深行伸手又按在她头顶,软软的长发在掌心里的感觉,轻揉了揉,又揉了揉。

    温暖的感觉,从指尖到心尖,然后,薄凉的男人眉目一动,只轻轻垂首,已在她唇边印下一吻……

    放开时,傅深行轻声一叹:“晚晚,我来了,幸好来的及!”

    -----

    人才刚下高铁,冷靳寒便接到了傅深行的电话,他一开口就没有废话:“让我在你家里住几天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开什么玩笑?”

    傅深行的口气不急,但却很低沉,听得出来他的情绪不太好,但冷靳寒还是直接拒绝了:“我的家,凭什么让你住几天?”

    “没开玩笑,我和我爸闹翻了,现在我需要的地方不要环境多好,只求不被人打扰。”

    傅深行打从十几岁起就和他爸不和,这件事,冷靳寒是知道的。以前,也没少劝过他,但怎么劝就是不管用。

    不过,后来看着他们父子虽关系一直不好,但也正常相处着,冷靳寒还以为他们这辈子也应该能这么不冷不热地相处到最后。

    不曾想,也会有闹翻的这一天……

    这种时候与其说是意外,不如说是不敢相信,毕竟 ,傅深行是个学心理学的,只要他认真一点点,谁的心思参不透?

    就他爸那样的,这些年来他能处理相安无事,之后应该也是一样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